→当前坐标:首 页 >> 檀越功德 >> 功德乐助  
你走这一年
录入: andybill12   来源: 本站原创   时间:2018-9-26  【 字体:

 

你走这一年

 

杨洁:

亲爱的,上天把我们隔开,已经整整一年了。去年415839分,你的心脏停止了跳动。一年后的此时此刻,我有好多好多话,想对你说。

你现在过得怎么样?目前在天庭是什么岗位?《西游记》的这些老人儿也过去不少了,班子也差不多凑齐了,你们是不是已经开始拍新戏了?就连姚明也走了,那时候他说,杨导演,你什么时候叫,我什么时候来……你现在连作曲都有了,他还能跟你侃大山。

这一年来,发生了不少事,我跟你念叨念叨吧。

你走了以后,好多朋友劝我出去走一走,说别老在家里呆着。我说我是宅男,不愿意出门儿,他们就笑话我。

去年,我做了两个小手术,都挺顺利。现在我眼睛好些了,医生说焦虑症这个病得慢慢养,急不来。前段时间我听说有个特别好看的谍战剧,叫《风筝》,我特别想看,可眼睛总觉得太累,直到现在也没看成。现在有空闲的时间我就听听有声小说,你小时候爱看的那些《基督山伯爵》、《简爱》,我都听。我也常常会想,要是你读的,该多好啊。

去年夏天,马立志前前后后来了好几回,给我做各种各样的面条吃,你肯定喜欢吃。过去咱们只知道他会打灯光,现在我才知道他做饭还是一把好手。金荣、小邹他们两口子来家里陪了我一两个月。怕我孤独,照顾了我好一阵子。

今年春节的时候,家里来了一帮好朋友给我包饺子,李晨光、立志、马丽珠、孙紫婴、王昱都来了。一冰箱的饺子我吃了好几个礼拜,确实是好吃。可是这种你最喜欢的热闹场面,你却没法享受到了。这些年,每年过年的时候,宋小川、孙桂元夫妇、柯章和他们都来家里看你,给你讲笑话,让你高兴。今年春节,因为你已经走了,我还以为他们不会来了。结果他们都来了,宋小川的笑话还是笑得大家前仰后合,就跟你在的时候一样。

去年七八月份的时候,志谦从厦门来了一趟,大家在湄洲东坡热闹了一次。后来他一直很忙,不过训练还是在坚持。后来听他说,他得了胆结石,很不舒服。我说现在都微创手术了,赶紧去开刀啊。他坚持不开刀,一直在喝中药,中药得多慢啊!唉……

以前我也没怎么过过生日,去年,常青把马丽珠、张青、王伯昭他们和一些老朋友聚到一块儿,给我过了个隆重的生日。我还纳闷儿,常老板怎么知道我生日呢?一开始我还以为是丫丫透露的。后来才知道,原来是西游记迷小于告诉她的。小于你还记得吧,就是你说长得像徐少华的那个。生日会上又是魔术,又是表演,我特别高兴。心想原来你不在了,他们还是把我放在心上的。

汪粤跟大家说,杨导不在了,王老师就是《西游记》的大家长。志谦开玩笑说,那我就是二家长……大家都笑了。

在你拍戏的时候、在你最风光的时候,那么多人围着你转。可是后来,这些人就销声匿迹了。现在你不在了,依旧还时常来看望我的这些朋友,才是时间检验下来的、真正的朋友,我很珍惜他们。

对了,有个奇怪的事情,崔景富不见了,我托任何人也找不到他的半点儿消息,你的告别仪式他都没有来。我后来一直在琢磨,咱们是不是哪次无意中得罪他了?但我始终也没想出来……

向导演“汇报”一下我这一年来都做了些什么吧。咱们以前多少年都不提《西游记》的事儿了,有那么十来年,我都忘了咱们还拍过这部戏。尤其是后来这几年,你身体不好,拒绝了很多谈《西游记》的采访。没想到你走了以后,情况变了。他们找不着你,改找我了。

我估计是因为这三十多年来,《西游记》台前的那些事儿说的太多了,观众们都听腻了,所以媒体把目光转向幕后了。好多记者来采访我,聊《西游记》的幕后往事。都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了,他们还都觉得很新鲜。这倒也没什么不好,你不是总讲“西游精神”嘛,可能和“台前”的事儿比起来,“幕后”这些事儿更能体现西游精神吧。上次去台里做《信中国》那个节目,朱军说让我来谈谈《西游记》,我冲口而出:“这本来应该是杨洁的事儿……”现在要是有媒体来采访,谈《西游记》,只要身体没问题,我一般都是会接受的。我要把原来我们聊天儿当中谈的一些问题、一些想法,都替你讲出来,也算是对西游精神的一种继承吧。

《西游记》那些老人儿,咱们多少年也没联系了,现在他们跟我联系可勤了。我细给你数数:美术师马运洪、服装设计王蕴琦,两口子从加拿大回来,拿着当年的服装设计图来家里看我;美术师郑曰洋、付莉生两口子拿着美工设计图来看我;续集的服装设计王蕙君和周立国两口子也拿着服装设计图来看我了,盛情邀请我去他们家玩儿,说他们家比潘家园还潘家园,过段时间我还真得去看看。还有录音师冯景山、音乐编辑王文华、黎山老母孙凤琴、武打设计助理崔明伟,也都来了。杏仙王苓华从美国回来探亲,专门来看我,还说要给杨导演扫墓。左大玢和魏慧丽经常发微信跟我聊天……还有好多人,我就不一一提了。这些人拍完《西游记》以后,多少年也没见着,你走这一年,他们都来了。我们聊了很多很多拍戏的往事,如果你还在,该多好啊……

我现在来往的朋友,比你在的时候还多。国内的,国外的,还有根本没见过面的,他们都那么热情。后两年你身体不好,很多想见你的人都被我挡回去了,现在想想,很是遗憾。

对了,你肯定想不到,我还开了自己的公众号。这些年我做的那些视频,《朝花夕拾》、《漫漫西游路》等等,现在都已经通过公众号搬到网上去了,都快不够用了。好多都是你配的音,我记得你最满意的是《史魂》和《二泉映月》。陈娜通过她师哥马昕昊给找了两台专门读老带子的机器,续集的很多花絮都被我们转录了出来,放到网上。不过现在盗用视频的网站、媒体也很多,有的还故意抹掉二维码,网络也没什么秩序。呵呵,这样的事情哪个年代都有。

还有你们四川的一个女孩子,叫张瑶,特别喜欢《西游记》,目前在德国生活。我的公众号写了那么多篇文章,她每篇都打赏那么多钱,春节的时候又寄腊肠又寄茶叶给我,前几天还从德国寄来了很多干果和巧克力……替你接受这些西游记迷如此的厚爱,我这心里还真是有些惴惴不安呢。

后来这几个小朋友经常在一起嘀咕转视频、发微博这些事。有一次还开玩笑说,我们给王老师搞个“秋虫工作室”吧!秋虫,你还记得吗?是你给我起的网名。时至今日,大家还对《西游记》饱有这么大的热情,这就是对你这一辈子最好的回报。

我听给你设计墓碑的、《西游记》当年的美工郝立众说,他正在给许镜清做西游记音乐会的美工设计。有一次,小郝说,许镜清给阎肃的儿子打了个电话,要在今年的音乐会上把《晴空月儿明》这首歌的词作者正式改成你,因为这首歌的词作者本来就是你……老许这个东北人还真是讲义气,有情有义。

42号那天,我梦见你了,你是去年43号出的事。梦里你病了,身体特别不舒服,我赶紧背着你往医院跑。可是路特别不好走,一个大斜坡,我使劲儿往上爬,也爬不上去,结果你就掉下来了,可把我给急死了……后来就惊醒了。这一年来,每次梦见你都是那么不清晰,这是最清晰的一次。现在,每到初一、十五,我就给你烧柱香,你都知道吗?

今年春天,北京经历了倒春寒,眼看就要热起来了,那些天都二十多度了,可突然又冷了。前几天清明节,都说“清明时节雨纷纷”,今年清明却下了一场雪,成了“清明时节雪飘飘”。这几天又暖过来了,咱们家门口的白玉兰、粉玉兰都开了,特别好看。

对了,我正在做关于《西游记》的画册和书,等出版了,我再告诉你。另外,关于你的落葬仪式和追思会,也都在筹备之中,李诚儒、李晨光他们跑前跑后,帮着忙活。

要说的太多了,你是不是都不想听我絮叨了?那就先说到这里吧,希望你在那边过的好。去年你刚走的时候,我听到一种说法,说是天庭要拍一部大戏,缺导演,就把你找去了。真要是开拍了,托个梦,说给我听听。下辈子,我还给你当摄像。

 

爱你的老伴儿王崇秋

2018年4月15日

点击次数:1083   【 打 印 】【 关 闭
上一篇:怀念我的妻子杨洁
下一篇:面对当今科学时代佛教定位何在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