→当前坐标:首 页 >> 杨枝甘露 >> 杨枝甘露  
崔铣“六然训”中的人生境界
录入: andybill12   来源: 本站原创   时间:2019-8-26  【 字体:

 

崔铣“六然训”中的人生境界

 

明代大儒崔铣曾曰:“学在治心,功在慎独。”《明史·崔铣传》说他“言动皆有则”,意思是,一言一行都遵循修身养性、为人处世的准则。崔铣的“六然训”就是他践行这一准则的座右铭。“六然训”云:自处超然,处人蔼然,有事斩然,无事澄然,得意淡然,失意泰然。他为后世留下的“六然训”值得今人好好体悟。

自处超然者,意谓自处之时超然物外,清净自守。嘉靖十四年(1535年),崔铣赋闲安阳家中,当地官府新近清理出负郭官田(靠近城郭的官田)三百亩,打算将其所征赋税赠予这位德高望重的学者。崔铣去信坚辞不受,他在信中说:“先人所遗屋不华,可以容膝;田不饶,可以糊口……仆自费一饭一蔬、一褐一葛,所玩古《易》《论语》。亭下修竹十个。又爱古人始生,非祭不宰鸡鸭。此外皆长物。自知福薄分足,敢固以辞。”崔铣甘愿自食其力,清贫度日,不为财利所动,不为物欲所诱,足以体现其自处超然的品格。

处人蔼然者,意谓与人相处和蔼可亲,善良温厚。崔铣在南京吏部任职时,结识了一位叫梅纯的朋友。嘉靖初年,崔铣任南京国子监祭酒时,梅纯已经去世。由于家贫,梅纯的儿子无以奉养祖母,只好卖书为生。崔铣得知后拿出自己俸金的一部分接济梅家。梅纯的母亲去世后,崔铣又为之备棺治殓。处人以谦,乐于助人,这就是崔铣留给我们的长者形象,也是对处人蔼然的恰当诠释。

有事斩然者,意谓有事之际斩钉截铁,果断坚决。正德年间,王廷相因言事被诬,投入牢狱,权势显赫的宦官刘瑾向来厌恶王廷相、崔铣等人,但崔铣不畏刘瑾的威势,亲自到狱中探视了王廷相,并设法进行营救,最终王廷相得释出狱。嘉靖十八年(1539年),崔铣为王廷相所作的《雅述》写序,文中称赞他“摧枉犯难”,即为了纠正错误而甘愿冒生命的危险。其实,这四个字用在崔铣营救王廷相一事上,不是也很合适吗?

无事澄然者,意谓无事之时澄清宁静,心如止水。嘉靖三年(1524年)9月至嘉靖十八年(1539年)3月,是崔铣在安阳家居无事的时期。崔铣每日或读书洹滨,或讲学授徒。家居十六年,“杜门养性,非圣人之志不存,非翼经之文不阅”。(《崔文敏公年谱》)作于嘉靖五年(1526年)的《示书院诸生》一诗云:“洹上修书屋,渠南设讲堂。坛花迎日媚,阶竹拂云长。”(《崔文敏公年谱》)崔铣还在柴村(今白璧附近)垦种田地,“且耕且蔬,以养以育”。(《自述》)他在诗中说:“妻治东菑饷,朋传下里吟。”这两句诗是说,妻子送饭到田间,亲友传唱着乡下曲谣,一幅田园生活的图景。

得意淡然者,意谓得意之时恬淡冲和,不慕荣利。嘉靖十八年(1539年)8月,崔铣升任南京礼部右侍郎。礼部侍郎是一个很高的官职,官阶为正三品。然而,崔铣却看得很淡,他在上任途中所写的《南陆志》一文中说:“开书椟,检旧稿,回翔绿竹黄花间,仕情泊然。”他喜欢读书和著述的生活,或寄情山水,或悠游林下。对于做官,他很淡泊。崔铣在《答李太常伯华书》中也道出同样的心情:“徘徊黄花翠竹之间,仕情泊然。麋鹿出山,野性难驯。丰草长林,一见欢适。他固无念也。”虽然如此,但既然职责在身,他在上任之前告别父母坟墓的《赴昭告考妣墓文》中表示,决心要为国家效力,做一番“益于时尚”的事业,并发誓说要是自己丧失清白、阿谀逢迎、妨害贤良,就是咎由自取、无颜再见父母。

失意泰然者,意谓失意之时泰然自若,处变不惊。嘉嘉靖三年(1524年),崔铣因议“大礼”(世宗的承继名分问题)冒犯了世宗,罢职(时任南京国子监祭酒)返里。他在回来的船上吟诗曰:“故园菽水知堪养,捷径终南保未曾。”前面一句是说,家乡的土地是可以让我养活一家人的。后面一句中的“捷径终南”借用唐代卢藏用隐居终南山后被征召出来做官的典故。该句意思是,做官为宦从来就不是平安之途。归去来兮,还是回家乡吧。崔铣回到家乡后,闭门读书,“折中群言”“穷究义理”。(《崔文敏公年谱》)他在《自述·述时》中说:“知退不殆,能止常泰。”意思是,知道该退下来的时候则退,就可以不至于陷入危险的境地;能够做到该停下来的时候则停,就可以常常安然无恙。崔铣在晚年所著《读易余言》中说:“变忽起前而亡移心,处难者如是,则无难矣。”意思是,变故突然出现于面前而不动摇心志。处在危难中的人能够做到这样,就不会有什么灾难了。

人生态度决定人生境界。有什么样的人生态度,就会有什么样的人生境界。一个道德情操高尚的人,一个追求更有意义、更有价值人生的人,他就会具有一种崇高而美好的人生境界。崔铣的“六然训”对于今天我们人生态度的培育,仍然有着滋养和镜鉴的作用。

点击次数:91   【 打 印 】【 关 闭
上一篇:人生佛教在当代的弘扬
下一篇:已经没有了